坏习惯养成了

  材料链接

  在一九八八年世界各国诺贝尔奖得主的巴黎聚会上,有人问一位诺贝尔科学奖得主:“您在哪所大学、哪个实验室学到了您认为是最重要的东西呢?”这位白发苍苍的老学者回答道:“是在幼儿园。”“在幼儿园能学到什么东西呢?”“把自己的东西分一半给小伙伴们;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拿;东西要放整齐;吃饭前要洗手;做错事要表示歉意;午饭后要休息;要善于观察周围的大自然……”

  美国成功学大[微博]师拿破仑·希尔说:“习惯能够成就一个人,也能够摧毁一个人”。我国现代著名文学家教育家叶圣陶先生也曾语重心长地说:“好习惯养成了,一辈子受用;坏习惯养成了,一辈子吃亏,想改也不容易了。”

  就习惯如何决定命运,谈谈你的看法。

  京佳解答

  如何看待习惯,胡老师认为首先应该知道什么是习惯。习惯形成的过程通常可分成三个层次,最低层次就是不自觉阶段,依靠外力的督促教育,不断强化已形成的条件反射就形成了习惯。这就是第二个层次了,成为自觉行为。这需要一定的意志努力,靠内部的自我监督,不需要外部监督了。第三个层次就是自动化,达到类似本能的程度。

  习惯,和每一个人如影随形,又深刻地影响着每个人的一生。京佳认为,对于哲人来说,他们对习惯的感悟更是独到而深刻。“有什么样的思想,就有什么样的行为;有什么样的行为,就有什么样的习惯;有什么样的习惯,就有什么样的性格;有什么样的性格,就有什么样的命运。”“习惯是行为的女儿,不过女儿反过来养育母亲,并按母亲的模样生下自己的女儿,不过更漂亮,更幸运了。”“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乃是一种最可怕的势力。”

  足见习惯具有非同一般的分量与影响力。京佳认为,好习惯让自己受益终生,坏习惯误己误人。在很多人那里,要改变既已形成的坏习惯,难。然而也并非不可能。

  譬如,都说国人嗓门大,不善轻声细语,难以低言低语。其实,也不尽然。在台湾的故宫门前,总有几个志愿者举着小牌子,上面画着一个用食指竖挡在嘴唇边的头像,并横书着“请轻声细语”5个大字,以提醒参观者在进入故宫后不要大声喧哗。京佳认为,其间,如看到有个别人控制不住自己,嘴张声扬,激荡四周,志愿者便会举着这个牌子,一声不响、一动不动地站在他的面前。于是,嘴张就会变为唇动,声扬就会改为低语,四周就会安静许多。

  由此可见,习惯,是可改变的;禀性,并非难移。关键是,一种好的行为方式,要坚持下去,经久不变。坏的习惯,要把它“一步一步地引下楼”,一点一滴改掉它。

  经久与积久,关键在一个“久”字。要久,就要常习。常习,靠自己。人要有一点追求,追求源于一种需要,需要则是一种原动力。原动力越足,追求的脚步就越快,离文明的目标也就越近。京佳认为,人类总是由低级向高级、由野蛮向文明迈进的。这种文明,不仅优雅,而且自由。这种自由,不是随便,更不是放任,而是自觉。

  要久,还需要环境。既有自然环境,也有人为环境。人为环境,离不开制度。这样的制度,应使想懒的懒不了,会干的能干好;让粗俗的没处藏,高雅的聚满堂;使野蛮的远离去,文明的跑步来。京佳认为,使人人都成才,个个向文明,最终“成为自己的社会结合的主人,从而也就成为自然界的主人,成为自身的主人——自由的人”,从而种下和谐社会的“基因”,派出大同世界的“天使”。

  《法言·学行》语:“一哄之市,必立之平;一卷之书,必立之师。习乎习,以习非之胜是,况习是之胜非乎?”说的是,如果通过“习乎习”,对错误既已习惯,反过来就会以为事情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这种“假作真时真亦假”的习非成是状况,委实可怕,着实让人生悲。所以,从自身做起,从点滴起步,养成好习惯,形成好风气,使之成为社会的文化、个人的性格,是多么的重要。 

京佳教育 胡青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