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腾中重工这样的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收购悍马

  5.
四川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民营企业将收购美国知名汽车品牌悍马的消息,近日引发中国舆论和官员的质疑和批评。6月3日,一家名叫“腾中重工机械有限公司”的四川民营企业和通用汽车高调公开了双方协议的部分细节。双方交易条款规定,腾中重工将出资5亿美元,享有使用悍马品牌的权利并获得其高级管理层及营运队伍,承续与悍马经销网络相关的现行的经销商合约。而根据通用公司此前的声明,交易之后,悍马的总部依旧保留在美国,还将确保其在美国与生产、开发及悍马经销权相关的超过3000个工作岗位,投资者腾中重工还要积极投资,以确保悍马产品未来的研发。而悍马最值钱的军用技术不在交易之列。

  腾中重工公司位于四川成都市新津工业园区,即使在当地也相当低调,厂门上连厂名都没有,主要生产桥梁机械和一些机械设备,并没有生产整车的经验。不过,腾中重工反驳外界的质疑,公司总经理杨毅在一封公开信中说:“进一步将业务扩展至越野车领域是我们酝酿已久的营运策略,而悍马正付予我们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公开信说,该公司的战略包括涉足现代重工企业,推进高级越野汽车和风力发电设备生产销售国际化。

  据报道,美国上下对这起收购一片欢迎。因为一个作为鸡肋的悍马牌子就能卖5亿美元,还能保障悍马高级管理层及营运队伍的就业,可是帮了美国人的大忙。悍马勇士成都3S服务中心销售经理杨成认为,像腾中重工这样的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收购悍马,如果没有幕后的推手的话,可能性很小,这很可能是通用为了给悍马卖一个好价钱,而找一个所谓的神秘的中国买家,进行的一次炒作。

  由于国家发改委及商务部尚未达成统一意见,此收购案尚在审批当中,未进入实质性阶段。收购资金来源和环保风险均为发改委所考虑的因素,并据发改委人士表示,腾中重工对悍马品牌未来发展规划模糊也让发改委倾向于反对此次收购。与此同时,商务部却表示,在当前金融危机的情况下,中国企业有国际化视野,做出经营判断属于正常和理性的行为。言语之中,对腾中重工收购悍马一事倾向于支持。

  6.
跟踪中国海外投资的美国专家卡林纳指出,中国这方面面临比西方同行更大的挑战。“并购从来不是件易事。许多并购意向都很难实现。研究显示,大多数并购交易最后都没成功。一种情况是交易双方中途变卦。另一种情况是,即使交易成功,后来双方业务整合更不容易,最后并购失败。”

  卡林纳认为,中国在这两方面都不具优势。首先是西方对中国企业与政府的密切关系和战略意图感到不安。到海外进行并购活动的大多是中国大型国企,它们的官方背景很容易引起西方国家的警觉。卡林纳说,政治因素是中铝这次失败的一个重要因素。“澳大利亚人对中国控制自己的资源当然感到担忧。澳大利亚是大宗商品出口国,中国是大客户,澳不希望客户不高兴,也不希望客户控制它的经济命脉。”

  中铝在力拓交易上的失败实际上是中海油收购美国优尼科公司交易流产的一次重演。在那次交易中,美国国会担心中国国有企业进入美国能源这个敏感领域而出面阻止。澳总理陆克文虽然在力拓宣布退出交易后表示政府没插手,但观察人士中几乎没有人否认政治因素发挥了重要作用。

  至于并购后的整合能力,中国企业面临更多问题。卡林纳说:“中国公司面临的挑战更大,原因是中国企业还处于进军世界的初级阶段,要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非常艰难,会犯许多错误。这是一个学习阶段,是走向成功必需的一个过程。”并购首先要有财力,许多中国公司具备这一点,但财力不是唯一因素,更重要的是管理能力和人才。卡林纳认为,中国公司在这方面明显欠缺。文化不同和经营环境不同使得整合海外业务格外困难。联想集团收购IBM电脑业务以来,亏损之大远远超出原来估计就是一例。

  2004年底,中国最大的电脑公司联想集团与IBM达成协议,以6.5亿美元现金及价值6亿美元股票取得了IBM包括Think系列品牌在内的PC业务,成为世界上仅次于戴尔、惠普的第三大PC厂商。但是联想没有得到IBM的核心技术,而且还受到美国国会的抵制,美国国会专门立法,禁止美国政府采购联想电脑。几年来,联想一直“消化不良”,其海外业务已亏损数亿美元。

  7.
上汽在2001年的时候就开始和韩国双龙汽车合作,引进对方的重卡技术和生产线,后来又收购其面包车技术和生产线。作为国内车企海外并购第一案,上汽在2004年10月与韩国双龙汽车达成收购协议;此后,上汽又在二级市场增持双龙股份,取得绝对控股权。尽管上汽是双龙的第一大股东,但对企业的控制力并不强,而且在与韩国工会的对话中往往处于下风,陷入被动。比如工会多次以罢工相威胁,逼迫上汽提高员工工资与福利待遇,并坚决抵制裁员,这导致其生产成本比竞争对手高许多。

  受金融危机影响,双龙汽车销量下滑、经营困难,2009年1月9日,上海汽车发布公告称,其持股51.33%的子公司韩国双龙汽车正式申请进入企业回生程序,类似于美国的“破产保护”程序。下一步双龙可能就是破产。记者了解到,在收购双龙后,上汽寻求将双龙引进国产,以低成本优势提升其产品竞争力。此前,由于工会以“技术泄露”为由阻挠,技术合作和国产迟迟未实现。由于得不到韩国政府、韩国部分银行的援助,工会也不肯妥协,双龙汽车走向破产之路。双龙汽车停产之后,工会还指责上汽偷窃技术,工会围堵中国驻韩使馆,要求上汽为双龙破产负责。

  4年前,一个价值5亿美元的企业,4年后可能分文不值,上汽用40亿买了个教训。并购有风险,投资要谨慎。“作为国内车企海外并购的首吃螃蟹者,上汽不成功收购案可以为其他自主品牌企业‘海外抄底’的冒进想法敲响警钟。”

  8.
搜狐网关于我国企业海外并购做了个网上调查,有47.52%的人认为出去可以,但要谨慎;有42.77%的人认为别着急,应先练好内功;仅有9.73%的人认为是好事,就应该走出去。而有关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最大的短板,有21.31%的人认为是人才短缺,管理能力不足,买得起,难消化;有16.64%的人认为是企业欠分析,容易冲动买来“破烂”资产;有14.66%的人认为是对国外政策、规则不够熟悉,还有一些人认为是其他的原因。

  9.
6月15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在当天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当前中国经济实力不断增长、外汇储备增多、企业的竞争力不断增强,以及当前国际市场资源类商品和部分企业的价格下降的情况下,“走出去”确实是一个重要的机遇。同时,中国的企业面临国际化经验不足的问题,无论是企业的文化、经营的能力、人才的培养,还是在企业国际化过程中的并购方面都存在经验不足问题,也会遇到一些困难和问题,这些都是中国企业全球化过程中的一个必须面对的现实。“从大的方向看,中国企业国际化进程肯定会持续下去,甚至会进一步加快,这是不会改变的。”姚坚如是说。

  商务部跨国经营研究部主任、海外投资研究中心主任邢厚媛最近忙得不可开交。“我们正在编制《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下称《指南》),第一批20个国家的投资指南已经发布并挂在了商务部的网站上。”邢厚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本月下旬将再次发布55个国家的投资合作指南,6月底所有的投资指南都将和大家见面。”

  据邢厚媛介绍,《指南》于2008年5月由商务部组织我驻外使馆经商处、商务部研究院、商务部投资促进局和国内有关专家共同编写,范围覆盖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首批发布的是巴基斯坦、泰国、马来西亚、日本、印度、俄罗斯、波兰、德国、芬兰、亚美尼亚、沙特阿拉伯、赞比亚、马达加斯加、喀麦隆、尼日尔、新西兰、墨西哥、加拿大、圭亚那和智利等20个国家的《指南》。

  “中国企业业务快速发展,对外的直接投资、劳务合作以及BOP(国际服务贸易)、BOT(建设-运营-移交项目融资模式)等几乎已经遍及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对政府部门的要求也由原来的审批,变成要求提供便利和服务。”邢厚媛说,“企业过去‘走出去’都要靠政府去批,这可能会耽误企业走出去的时机。”

  记者在商务部网站上看到,针对我国“走出去”企业的特点,《指南》既介绍了所在国(地区)与投资合作有关的基本信息,又指出了我国企业在所在国家(地区)开展业务可能遇到的问题,给企业以必要提示和建议。所在国(地区)的有关法律法规、官方统计数据和其他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等方面的情况也都在《指南》上有显示。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公务员频道
公务员论坛
公务员博客圈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相关文章